shadowalike

时间走了 谁还在等

km口红还是挺好用的,意料之外的惊喜。

终于把自己弄生病了。
一旦泄劲儿,就再也提不起精神来。

从上周四开始连轴转。
今天做了一个pre,考了大大小小一共三个测试,还需要写一篇论文和从无到有准备一个新的pre才能开始新的一天(虽然肯定是在bookcafe迎接新一天),这几天严重缺觉,困到头痛,感觉自己萌萌哒。

不知道今晚还有没有时间睡觉。
加油。
写完这篇论文,还差三千字,做完ppt,明早八点起来准备pre;
中午补觉,下午上课;
明天晚上开始写统计学作业。
后天早上、下午、晚上,全面投入统计学作业里,不知道还需不需要再一次刷夜。
大后天统计+公司金融自学,争取写作业吧。
周五上午准备晚上的读书会,下午上课,读书会结束后准备pre
周六上午pre
周六下午补写历史讲座报告
周日确保报告完成,学公司金融,(可能需要去回龙观)调研。早上做一套雅思。
周日晚上准备劳工考试,如果有时间写一下创金计划书。
这周就可以结束了。
加油,事情总会一件一件做完的。

种草很久了~

品牌控:

周五福利弹【FreeplusXMelody 限量礼盒】免费试用啦!

今年金秋,专研敏感肌近40年的日本肌肤护理专家芙丽芳丝freeplus,再度惊喜联手“粉”可爱温柔的My Melody,为每位想要找回敏感初心温柔力的“敏感星人”献上freeplus「My Melody限量礼品组」。继Hello Kitty后,这次牵手三丽鸥家族另一位人气担当My Melody,希望在这个迷人的秋季传送一缕温柔治愈力。想要找回敏感少女心的你,无需刻意隐藏。要知道My Melody会用它的温柔萌力告诉你:敏感是天赋来感知世界的潜能,而热爱粉色是你的本能。

 

参与方式:

关注“品牌控”并给这篇文章点赞,然后转载或者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。小编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幸运儿试用。

试用申请时间:11月3日—11月6日

试用人数:10人

申请TIPS:在这篇文章下面留言你最爱的护肤品牌,可以增加你的中奖率~

试用者名单公布: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,在“品牌控”上面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你。注意!试用名额只为你保留1周哦~ 

 

试用反馈: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,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“免费试用”若没晒试用感受者,我们将取消下次申请免费试用的资格。

 

本次试用产品:

FreeplusXMy Melody限量礼品盒一套

内含芙丽芳丝净润洗面霜、保湿修护柔润化妆水、保湿修护柔润化妆水及My My Melody装饰组

价值580元/套

*活动最终解释权归【品牌控】所有

 

太难过了太难过了太难过了 深夜痛哭

尊重演员,但是实在不能接受那些自视甚高来踩书粉、甚至连主角名战队名账号卡名都不知道就装作书粉的人,更有甚者直接开嘲说是书粉是全职甚至是叶修在抱演员大腿。

叶修或许不会在意,但我真不想看他这样被黑被误解。

深夜痛哭。


已经三年没有回国了,但时间和空间并没有抹去我对这个地方的感觉。房子里的每一粒灰尘都有着熟悉的味道。我打开窗户,一低头便看到了楼下的喷泉,和喷泉边一个挺拔的身影。

是周叔。

我从楼上望着他,看他一个人拎着个购物袋走过喷泉,消失在我的窗框里。他的身影消失了一会儿,我听到对面开门的声音。电子锁“滴”一声,一两秒脚步声,然后是“砰”的关门声,给一切动静作结,之后是一片死寂。

我知道,不出意外的话,今天一整天里面都不会有人声了。

小时候我那么喜欢在这里闹,现在却连敲门的勇气都没有。我怕一敲门,会想起以前住在这里的另一个人。一个能让给几乎不说话的周叔带来一点儿烟火气的人。

那个人已经离开了,留下周叔一个人。

这么多年,都是一个人。

1.

是怎样一步步走到现在呢?我,我们,他们?

记忆拉开慢镜头。没有文笔没有技巧没有主题思想,我只是想要讲一个故事。

 我的邻居姓周,是一位很好看的叔叔。

其实“叔叔”这个称呼,从六岁到二十六岁,我的内心始终是不承认的。无奈爸爸的同事江叔叔是他以前的队友,辈分上他天然比我高了一层,我屈服在道德伦理的淫威之下,从六岁起就挥泪知道今生今世无缘与他相守了。

——虽然这也不妨碍我一直粘着他。


我对周叔最初的印象,开始于一场闯祸。

S市夏天下午三点的温度简直惨绝人寰,我在大太阳底下晒得头晕眼花,抱着我早就没有水的小水枪蹲在楼道里,无精打采地看着爸爸跑东跑西指挥着各个家具的位置,人声和家具碰撞的声音越听越热,最后躁得我实在待不下去,从大人的腿边挤出去,想找找这里有没有像以前住的地方一样有各种好玩的地方。

其实也就走几栋楼的距离,但对当时的我简直就是进行了一场长征。小区里竟然有一个大大的广场,中间是一个高高的水池,水池周围竟然开了喷泉。面对着此刻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——地位甚至可以暂时超越蛋挞——我拔腿就跑了过去。一路尖叫着冲进喷泉里,来来去去跑了好几圈儿都不尽兴,头发湿成一团儿,整个人却都活了起来。旁边的小男孩儿骑着小车在喷泉边上绕圈圈,哪有我来的快活。

玩儿了不知道多久,突然想起该回家了。我尝试了一下,够不到水池里的水,只能退而求其次,蹲在喷泉边儿上堵着泉眼把水枪灌满,然后凭借我超强的认路能力愣是找了回去。

爸爸还在里面指挥几个工人把一台电视放到卧室,完全没有发现我短暂的失踪。我又蹲回之前的楼梯口,盯了他们半天也没人发现我。一气之下,举起水枪就要来一场表演。

就在此刻,对面的门突然开了,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,正好挡住我的枪口,我收手不及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把他从脚扫射到头,再从头回到脚。

来人转过身来,我看到很清晰的一双眉眼。

后来爸爸说,当时他正好看向屋外,入眼就是我的闯祸现场,就看我呆那儿了,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吓的,只能他赶忙出来道歉。

只有我知道,我既不是热的也不是吓的,我真的只是,纯粹地,简单地,看呆了。

记得他听到爸爸的道歉后,局促地笑了一下,说了一声“没事”。

那个笑令人印象太深刻,我一下午都魂不守舍。

 

故事就从这天开始吧。日后回望,一切都已初露端倪,只是当时的我还太懵懂。



Part 1

六岁的时候,因为上学的原因,我大哭着告别了以前的伙伴,跟随爸妈搬家到了实验小学旁边的小区里。

来的第一天,我就因为一场闯祸认识了住在对面的周叔——其实看脸的话我不想称他叔叔的,但爸妈都让我这么叫,我只好屈服。据说,他和爸爸有着拐弯抹角的关系,好像是爸爸的同事是周叔以前的同事,我听得云里雾里,也不高兴去弄个明白,反正只要周叔在就好了。

记忆里我的每天放学后到晚饭的那几个小时都是在周叔家度过的。爸妈工作忙,我自己待在家的时候总是把电视声音开得超大,然后靠着电视坐在地上看书,久而久之没什么意思,干脆跑到周叔家和他聊天——虽然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在说,但我乐在其中。渐渐地爸妈也习惯了直接去周叔家找我,晚上有应酬便也不用急着赶回来,大家各得其所。

周叔家里有很多奇奇怪怪很有趣的东西。我最喜欢的是书房里的一个玻璃柜,里面摆满了各种小人,有的拿着长矛,有的举着盾,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,据说这叫手办。周叔最喜欢的是单独放在最顶层的一个小人。我搞不懂它美在哪里——穿的花花绿绿的,手里还提着一把奇怪的伞。但周叔经常对着它一发呆就是好久,眼神里好像有着我看不懂的东西。

周叔家里最大的那个房间里有一架钢琴,每次去我都要在上面胡闹很久。

最开始发现钢琴的时候特激动,打开钢琴就觉得自己是童话里高贵端庄的欧洲公主,住在城堡里,穿着一袭白裙优雅端庄地坐在钢琴前,琴声就自动淙淙流出。我问周叔,我是不是小公主。

周叔笑,恩。

 

我有问过周叔,为什么他一个人住。每个家里不都应该有爸爸、妈妈和孩子吗。

周叔想了想说,我在等人。

哦,等谁?

周叔张了张嘴,却用了好久才出声。

他说,他在北京。

北京吗?那么远那么远的北京吗?我还从来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。

我叹了口气,觉得自己明白了原因,拍了拍坐在沙发上的周叔,说,怪不得你等不到,那么远,她一定来不到。

周叔却突然很坚定地说,他会来。

又是那种我看不懂的眼神,真讨厌。

 

周叔问我学校怎么样,这真是我不想回答的问题。

我不喜欢这个陌生的学校,一点都不。

操场很大,但是太大了一点都不亲切。教学楼弯弯绕绕,上个厕所我都能迷路。班里的小朋友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伙伴,也不和我讲话。我每天自己去厕所去小卖部,连买一包南京板鸭都没人和我一起吃。可能唯一好的一点,就是老师都不认识我,上课从来不点我起来回答问题吧。

我给周叔说,我现在和陈州是好朋友。

周叔问,是谁?

我说,就是咱们小区里那个小男孩呀,上次我还看到他绕喷泉骑车。他也是刚转到这里,也没人和他讲话,我们两个就只好凑一起,一块儿做作业一块儿吃零食放学再一起回家,只可惜不能手拉手一起去厕所,唉。

周叔笑,我也不知道他笑什么,明明还是很难过的事情呀。



part 1 未完

Part 1

六岁的时候,因为上学的原因,我大哭着告别了以前的伙伴,跟随爸妈搬家到了实验小学旁边的小区里。

来的第一天,我就因为一场闯祸认识了住在对面的周叔——其实看脸的话我不想称他叔叔的,但爸妈都让我这么叫,我只好屈服。据说,他和爸爸有着拐弯抹角的关系,好像是爸爸的同事是周叔以前的同事,我听得云里雾里,也不高兴去弄个明白,反正只要周叔在就好了。

记忆里我的每天放学后到晚饭的那几个小时都是在周叔家度过的。爸妈工作忙,我自己待在家的时候总是把电视声音开得超大,然后靠着电视坐在地上看书,久而久之没什么意思,干脆跑到周叔家和他聊天——虽然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在说,但我乐在其中。渐渐地爸妈也习惯了直接去周叔家找我,晚上有应酬便也不用急着赶回来,大家各得其所。

周叔家里有很多奇奇怪怪很有趣的东西。我最喜欢的是书房里的一个玻璃柜,里面摆满了各种小人,有的拿着长矛,有的举着盾,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,据说这叫手办。周叔最喜欢的是单独放在最顶层的一个小人。我搞不懂它美在哪里——穿的花花绿绿的,手里还提着一把奇怪的伞。但周叔经常对着它一发呆就是好久,眼神里好像有着我看不懂的东西。

周叔家里最大的那个房间里有一架钢琴,每次去我都要在上面胡闹很久。

最开始发现钢琴的时候特激动,打开钢琴就觉得自己是童话里高贵端庄的欧洲公主,住在城堡里,穿着一袭白裙优雅端庄地坐在钢琴前,琴声就自动淙淙流出。我问周叔,我是不是小公主。

周叔笑,恩。

 

我有问过周叔,为什么他一个人住。每个家里不都应该有爸爸、妈妈和孩子吗。

周叔想了想说,我在等人。

哦,等谁?

周叔张了张嘴,却用了好久才出声。

他说,他在北京。

北京吗?那么远那么远的北京吗?我还从来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。

我叹了口气,觉得自己明白了原因,拍了拍坐在沙发上的周叔,说,怪不得你等不到,那么远,她一定来不到。

周叔却突然很坚定地说,他会来。

又是那种我看不懂的眼神,真讨厌。

 

周叔问我学校怎么样,这真是我不想回答的问题。

我不喜欢这个陌生的学校,一点都不。

操场很大,但是太大了一点都不亲切。教学楼弯弯绕绕,上个厕所我都能迷路。班里的小朋友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伙伴,也不和我讲话。我每天自己去厕所去小卖部,连买一包南京板鸭都没人和我一起吃。可能唯一好的一点,就是老师都不认识我,上课从来不点我起来回答问题吧。

我给周叔说,我现在和陈州是好朋友。

周叔问,是谁?

我说,就是咱们小区里那个小男孩呀,上次我还看到他绕喷泉骑车。他也是刚转到这里,也没人和他讲话,我们两个就只好凑一起,一块儿做作业一块儿吃零食放学再一起回家,只可惜不能手拉手一起去厕所,唉。

周叔笑,我也不知道他笑什么,明明还是很难过的事情呀。


故事 (序)

是怎样一步步走到现在呢?我,我们,他们?

记忆拉开慢镜头。没有文笔没有技巧没有主题思想,我只是想要讲一个故事。

 

我对周叔最初的印象,开始于一场闯祸。

S市夏天下午三点的温度简直惨绝人寰,我在大太阳底下晒得头晕眼花,抱着我早就没有水的小水枪蹲在楼道里,无精打采地看着爸爸跑东跑西指挥着各个家具的位置,人声和家具碰撞的声音越听越热,最后躁得我实在待不下去,从大人的腿边挤出去,想找找这里有没有像以前住的地方一样有各种好玩的地方。

其实也就走几栋楼的距离,但对当时的我简直就是进行了一场长征。小区里竟然有一个大大的广场,中间是一个高高的水池,水池周围竟然开了喷泉。面对着此刻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——地位甚至可以暂时超越蛋挞——我拔腿就跑了过去。一路尖叫着冲进喷泉里,来来去去跑了好几圈儿都不尽兴,头发湿成一团儿,整个人却都活了起来。旁边的小男孩儿骑着小车在喷泉边上绕圈圈,哪有我来的快活。

玩儿了不知道多久,突然想起该回家了。我尝试了一下,够不到水池里的水,只能退而求其次,蹲在喷泉边儿上堵着泉眼把水枪灌满,然后凭借我超强的认路能力愣是找了回去。

爸爸还在里面指挥几个工人把一台电视放到卧室,完全没有发现我短暂的失踪。我又蹲回之前的楼梯口,盯了他们半天也没人发现我。一气之下,举起水枪就要来一场表演。

就在此刻,对面的门突然开了,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,正好挡住我的枪口,我收手不及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把他从脚扫射到头,再从头回到脚。

来人转过身来,我看到很清晰的一双眉眼。

后来爸爸说,当时他正好看向屋外,入眼就是我的闯祸现场,就看我呆那儿了,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吓的,只能他赶忙出来道歉。

只有我知道,我既不是热的也不是吓的,我真的只是,纯粹地,简单地,看呆了。

记得他听到爸爸的道歉后,局促地笑了一下,说了一声“没事”。

那个笑令人印象太深刻,我一下午都魂不守舍。

 

故事就从这天开始吧。日后回望,一切都已初露端倪,只是当时的我还太懵懂。